当前位置
主页 > 产品展示 >
我们带您走近驻守在祖国东海最前沿的东部战区
2018-12-13
我们带您走近驻守在祖国东海最前沿的东部战区陆军某海

&; 我们当年参加制作毛主席像章,是有功呢还是有过?

40年众志成城,40年砥砺奋进,40年春风化雨,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!

7月1日上午,百余名来自江苏、安徽3省的东海舰队预编预备役人员在站台上整齐列队。他们即将赶赴曾经服役的某驱逐舰支队和某潜艇支队,进行恢复性训练。

1966年-1967年,我所在的部队开办了毛主席像章厂,我和浙江的一名战士小俞负责像章的化学抛光。这项工作是利用三种酸与像章铝发生化学反应来完成抛光的,会产生有毒的气体,对身体是有害的,属于有害作业,部队每月发给我俩一定的有害补助。经过我俩的手一共抛光了铝质像章达24吨。由于酸的腐蚀,我穿的裤子有半截裤腿掉落下来,无法走路。脸部曾经被酸烫伤,留下了疤痕。虽然这项工作很艰苦,我们却没有任何怨言。我们觉得,能参加制作毛主席像章的工作,是我们的荣幸,是我们忠于毛主席的表现。直到毛主席作出停止制作像章的指示后,才终结了此项工作。我们参加制作毛主席像章,是有功呢还是有过?请大家评说。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,所谓功过不是那么容易评说的,特别是脱离了那个时代的条件就更不好简单地说是功还是过。好的办法是,忠实地记录或回忆一段历史,是非功过如何评说,却不必过于纠结了。

“升国旗,敬礼!”随着口令下达,这名湖北汉子迅速抬起右手,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而此时,他才几个月大的小孩,正在几千公里外的襁褓中熟睡。

这是大年初一升国旗的时候我拍的照片,照片里的主人公叫沈响。从排长到指导员他已经在这里待了9年了。他对我这个新排长格外照顾,第一天就对我说:“来了就好好干,别辜负了自己的青春。”当时我就在想,什么才叫“不辜负”?

联系我们
CONTACT US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地址: